改革开放40周年一片“榛”心在富农这位诸城人不一般

 时间:2018-12-27 09:24:54来源:一线聚焦

一线聚焦山东诸城讯:山东诸城人魏本欣在农业、商业、工业之间摸爬滚打了四十年。四年前,他开始种起榛子,这一种便是一万两千亩,将荒山秃岭变为“绿色银行”。

记者在榛子成熟时,见到了这片榛子林的创建人魏本欣。老魏今年64岁,在这片荒山薄地之间,他已经如此奔走了四年:一点点清理乱石、开垦秃岭、流转土地、开挖水库、招募人工、种植榛苗、收获榛子。

榛子成熟时节,老魏实在太忙了。单一个上午,前来学习、参观、调研的就有三拨人。我们的采访在运动中进行。

初见记者,老魏说你们别着急采访我,趁着这会没人来参观,我带你们先去地里看看,看看老百姓的创收情况。

汽车在山岭间穿来穿去,在一片梯田间,记者见到了正在割草的农民,有的抱着锄草机在平地里来回扫,有的手握镰刀在石头缝中精准作业。早上九点半,他们已经汗流浃背。

“我们从早上六点干到十点,中午怪热,再从下午三点干到七点,一天一百块钱。”正在割草的胡沟村村民耿桂法介绍道。

“在这里干了几年了?感觉还可以吧?”记者问道。

“感恣地(注:诸城方言,表示肯定),在这干了三四年了。原先在这岭上种点儿花生、地瓜,小车都推不上来,得用肩膀扛。

为了解榛子的种植,魏本欣专门去了趟东北,考察了一周;又去了趟中国林科院,向专家们请教种植榛子的可行性和有关技术,得到了专家的认可。

好苗子可以保证增产。在筛选之后,老魏决定种平欧杂交榛子。“这种榛子以欧洲大榛子为父本,以平榛为母本,通过远缘杂交所选育成功。

“在战争中学习战争,在宣传中学习宣传。”老魏说,做啥都有一些规律。开始种榛子时,他便注意搞好群众的宣传发动工作。在距万亩榛子园西北5公里的常山东侧,7年前,魏本欣在这栽植了300亩平欧大榛子,已经进入盛果期。多年的种植积累,让老魏有了底气:3年龄榛子,每棵产干果大约在一斤左右,一亩地栽种110棵,按照现在每斤20元价格,能收入2000多元。前两年套种花生、大豆,可以保证劳务费,第三年持平,第四年开始盈利。

“我栽植在常山的榛子树,4年就进入了盛果期,亩产500斤以上,这就是1万元的收入,抵得上十亩粮食的收入。”老魏用一句话来鼓励农民栽植榛子:“十棵低保、百棵养老、千棵发家、万棵富民。”紧接着,他以企业实力为后盾,先期投资600万元,在胡沟村南岭253亩山上,栽上引进的一年、二年生榛子树苗,来个示范拉动。

苍天不负有心人,当满山遍野的榛子树吐芽展叶,榛子苗大部分成活,魏本欣心里甜滋滋的。为了彻底改变山上用水和周边村民浇地问题,魏本欣又投资600多万元,在园区黄殿沟和胡沟村东沟分别修建了两个水库。这时他的积蓄已全部花光。“现在水库的鱼很多,都碰腿了。开始投放的鱼苗,有长到十五六斤的了。”老魏笑道。

机器作业将沉睡多年的荒地唤醒,生产力被重新激活了。一层层环山绕岭上种满了榛子树苗,树底铺设滴灌节水设施,山东华山万亩平欧大榛子示范基地建成了。“我的心跟榛子树一样,在慢慢地上升。”看着一簇簇果实沉甸甸地压在枝头,老魏心中的喜悦溢于言表。

记者发现,在山岭下仍有零零散散的田地里没有栽种榛子苗。魏本欣说,这些是不流转土地的农户,也不愿栽种榛子。不过,魏本欣在山下修建了水库,蓄水后引水上山,沿修建的道路两侧,每隔50米就有接水口。“不愿意流转田地的农户,也可以免费用这些水浇地。只要打开阀门接上水管就可浇地,覆盖周边千亩山地。”魏本欣的共赢哲学,让乡亲们佩服。

在魏本欣看来,手持镰刀收割庄稼,面朝黄土背朝天,这都是不可持续发展的传统农业。他要把榛子做成大产业,带动农民致富。为此,他发起成立了榛子种植专业合作社,起名“共好”,寄托着他希望乡亲们与他“共好”的美愿。

“合作社村民每5户一组,每组一起打理30亩的榛子园,留下成本给合作社,收益归个人。”魏本欣计划用3年的时间带动周边3000农户种植平欧大榛子,达到2万亩的种植规模。

老魏的合作社实现了小农户与现代农业的有机衔接。“合作社建好基础设施、栽好苗子后,以每亩300斤榛子的底价优先返包给周边村民。合作社负责技术指导、生产服务和回收加工。”胡沟村党支部书记穆乃华介绍道,“有头脑的村民,还可以在周边做生意。经营能力差的可以到合作社当工人,锄草、追肥、收果,人均年收入3万元左右。”

今年56岁的胡沟村村民张乐善之前靠着经营8亩山岭薄地,一年下来剩下两三千块钱。现在土地流转给了合作社,合作社按每亩一年600元的价格,一次性支付了10年。张乐善没了后顾之忧,得空就到合作社打工,多的时候一个月能拿到3000多。“原先攥着10块钱都不舍得花,现在掏出几百块也不心疼。这生活完全变了样儿。”说到这里张乐善眼里已含着热泪。

通过这三四年的种榛之路,魏本欣用实际行动证明着“头拱地嗷嗷叫”的精神。有不少外地人前来取经:徐州的季老板,在老魏这买了两万株,回乡承包两千亩荒山,开启了榛子种植的征程;甘肃陇南的客户也前来学习,说老魏的榛子产业,是助推精准扶贫,拓宽农民致富路的好路子,是山区林业发展的好模式;有东北的榛农前来学习,说他们发展了十年,也没到老魏这个规模;还有新疆石河子的客户,想引种老魏的榛子……

老魏的合作社设在万亩榛子林的中心,一处山岭之巅上一间小木屋静卧着,迎来五湖四海的参观者。老魏将地里捡来的榛子,放入自己发明的工具里,用力一攥,小巧而白胖的果仁跳将出来,吃起来清香怡人。

一帮参观者夸老魏是老当益壮,老魏感叹:“种地是一种精神,应该珍惜这个局面。社会对得起我们,我们也对得起这个社会。不都说,衡量一个人的成功不在他昌盛的时候,而是在他跌倒以后怎么爬起来。我很崇拜褚时健,80岁了还在创业,他是老前辈,跟我母亲差不多大,有机会我想去拜访他。”

“南有励志橙,北有诚信榛。”老魏提出这样的口号,激励自己在模仿褚时健的同时,也秉承山东人的质朴,试着超越。“我有上万亩的林权经营证可做抵押,可到银行却贷不出来款。政策还是不大配套。”老魏也有着自己的苦。

不用担心这个。榛子熟了之后,自然掉落;要是不掉,晃晃树就下来了。掉下来之后,一不落土,二不捂霉,到入冬晒干了再捡也来得及;野鹊拧不动,吃不下去;也没人偷,偷了吃起来太麻烦。”老魏的解释,打消了乡亲们的顾虑。

这个榛子树叶羊不吃、牛不啃,叶子茂盛,冰雹打不着,好管理。一亩地按110棵算,六七年树龄就能结干果700斤,八年树龄得1000斤。东北一个老汉,自己会管理,一棵树能结22斤。”魏本欣在榛子地里现场解释,“还有一个客户在我这买了四十亩地的榛子苗,家里还种了七十亩葡萄。

魏本欣解释道。现在市面上的榛子炒货,是非常低端的。单卖榛子的话,一斤20块钱,榛子粉四五十元一斤,榛子油120元一斤。脱壳、整理、磨粉、榨油,榛子经过深加工,利润能翻几倍,而且在市场上供不应求。”在老魏的设想中,种榛子,只是第一步。“我要做的,是榛子大产业。榛子仁、榛子片、榛子碎、榛子粉,还有榛子油、榛子乳、榛子休闲食品,将榛子进行深加工,让榛子的身价倍增。”

改革开放40周年一片“榛”心在富农这位诸城人不一般

改革开放40周年一片“榛”心在富农这位诸城人不一般

改革开放40周年一片“榛”心在富农这位诸城人不一般

改革开放40周年一片“榛”心在富农这位诸城人不一般

改革开放40周年一片“榛”心在富农这位诸城人不一般

改革开放40周年一片“榛”心在富农这位诸城人不一般

改革开放40周年一片“榛”心在富农这位诸城人不一般

中国社会新闻网 责任编辑:李加益

新闻关键字:

 

新闻月排行榜